棉猴儿

No distance left to run

東映ヤクザ映画 任侠、実録

1960sVS1970s

任侠VS実録

義理人情VS仁義なき戦い

健さんVS文太

(copyright@東映)


仁義なき戦い

昭和残侠





刀锋的另一面

辰晓尊:

正在看第二遍,群聊的时候发现很多朋友对刀锋那个时期的情况不太了解,正好那会儿我也住在学院路书里涉及80%的地方也算比较熟悉的。


简单介绍几个关键词和背景


小月河

刀锋的英文名是:River In the Backlight

群里说这一定是指小月河。

刀锋一开始赵馨诚他们布控的蓟门桥菜市场就是挨着小月河,过去小月河沿岸有很多菜市场,环境脏乱、人员复杂,时常还会有拐孩子的新闻。近年来经过整治沿岸的菜市场已经全部消失了。

小月河,现在是指南起学院南路与长河暗渠相接,向北沿土城沟流经黄亭子,向东至祁家豁子再北折 入小月河故道,全长10.25公里,沿途有许多大学,像是白夜里也出现的林大和离我特别近的北影,书里最常出现的人大其实并没有挨着小月河。

因为小月河也算除了什刹海以外我去最多的水边了,刀锋里命案频发,让我不由得回忆了一下

确实小月河基本每年都会打捞上来尸体,像是书里出现的几个地方:西土城、二里庄、牡丹园在我记忆里都出过事儿。

我特意为此去请教了作者到底跟小月河什么仇什么怨23333

回复是 这是作者初恋的地方,但是初恋be了...

果然 韩彬借鉴了不少指纹的童年

恩不去聊作者八卦,我写上面这一堆是为了前几天才发现我非常熟悉的小月河沿线叫牡丹园的地方(我前阵子发过),一直传说是东单公园之外的基佬聚集地,搜到了如下内容:

“多年前,东单公园的集会被取缔之后,大部队人马就陆续逐渐转移到了小月河公园。
10号线地铁牡丹园站C口出来,往南走20米就抵达的小月河公园。
公园曲径通幽,人少树多,灯光昏暗,少儿不宜的事情无数。
每每经过此地,总会偶遇一些有趣的故事。”

“小月河公园外面,每到夏天,就会有居民区卡拉OK专区。
一台古旧的电视,DVD盗版碟,渣画质,周围是烤羊肉串的散摊和围成一圈的群众。
2元一首,对唱情歌,你侬我侬,绕梁不绝。
擦,两个大老爷们啊,专挑睡来睡去的歌唱。
先别说责任,别提道德。这些小片段有点好笑又有点辛酸。豆瓣向来对基佬宽容,而在点评网,搜遍这个公园的所有点评竟鲜见提到那个人群。牡丹园公园,小月河公园,根据王小波《似水柔情》改编的电影《东宫西宫》里的西宫原型。以前坐车常常路过,却不知其中诸般往事。直至朋友谈起,中秋夜访,方见得冰山一角。
外围都是跳舞的散步的老人,等过了桥,别一番风景。简陋的卡拉OK,好的坏的嗓子,等在长凳上发短信的大叔,彼此贴近走远的年轻男人。夜色遮掩了据说公园深处满地乱丢的安全套,明月高悬,空气清朗,夜凉如水,小月河的沉默。倒影带着湿气氤氲了这个秋天的记忆。”


讲真,不懂指纹的用意233333

辰晓尊:

 @奶茶外卖 在豆瓣发现的,正好有机会问了作者,刀锋定稿时候的名字是叫《逆光流域》,这样英文名就解释通了233333

至于另一个结局,应该说更像是“同一结局的另一个描写方式”,结尾是韩彬和赵鑫诚并肩矗立在芒街面对绝境

(错别字是作者大大的锅)

对彬和诚来说,感觉比现在的结尾更有希望?

感觉案发现场片尾曲《体会》跟双关挺搭

没准备,
一切一切错位,
没防备,
所有寓言成灰,
继续错,
分不清事事非非,
继续追,
就算梦已收不回。
告诉我,
别留些许安慰,
不要把明天摧毁。
如果你爱过了恨过了错过了放过了幸福的体会,
算了吧别在说别在问别在想一切轮回,
没可能不坚持不坚强不伤悲不留泪全身而退,
如果你可以找个地方忏悔。

感觉挺合适。

【双关】【脑洞】弟弟是哥哥的伴灵

每人都有伴灵,定型前伴灵可变成任意动物形态。哥哥的伴灵异常欢脱,有强烈自主意识,渴望独立,而且喜欢主人的样子,于是变成了与哥哥外形一模一样的人形——这就是关宏宇(人也是动物,嗯)。

但是问题来了,伴灵通常是不能与主人分离的,它是人灵魂的一部分,强行分离后哥哥失去了一部分灵魂,造成心理疾病与情感障碍。于是在“弟弟”与哥哥强制分离后,哥哥变得感情麻木、阴郁决绝,患上黑暗恐惧症。

只有小太阳弟弟(伴灵)与哥哥在一起时,哥哥才是完整的人,才能得到救赎。

(续)指纹工作室的行为证据学讲座

上节课是冰冰老师讲授;冰冰老师被暴打后,这次换成赵老师。

如果冰冰是韩彬的原型(某种意义上) ,

那么赵老师与赵馨诚有什么联系?(随口一说)












关宏峰相信的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是这么一回事……

来源:《犯罪心理画像——行为证据分析入门》

【美】布伦特·E.维特

译者 李玫瑾等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